我很好

中国肯尼迪病友会 加入

我们希望把这里建设成为中国肯尼迪病友最温馨的精神家园。QQ群号:323205881。

不经意间,自己已是花甲之年。




我出生于1959年3月10日(阴历二月初二),今天是我60周岁生日,小的时候偶尔听到谁家的老人过60大寿我很是羡慕,倒不是羡慕60岁的年龄,而是羡慕那种过生日的氛围。
我的父母从来都不过生日,以至于他们的60、70、80大寿均不让我们姊妹给他们过,想尽一尽孝心也遭婉拒,所以到了我60岁生日这一天也失去了享受过寿那种气氛的兴趣。
回望六十年:
生命的年轮不停的旋转,似水流年的岁月把我也带进了花甲之年,花开花谢,潮起潮落,不经意间自己正走向人生的暮年。从呱呱坠地到两鬓染霜,岁月的行囊里装满了酸甜苦辣。接下来,在夕阳的路上能走多远,取决于自己的身体和心态。
我们的一生有过辉煌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有大小不一的光环。但那些辉煌很快会随风而去,成为过眼云烟,你不必一直对它沾沾自喜、念念不忘。
当光环退去,谁都是柴米油盐,谁都是一介布衣。
我们的一生有过苦难的时候,50、60年代的困难时期,70年代的上山下乡插队务农,但那些苦难是人生的必修课,是人生成长的阶梯,是人生宝贵的精神财富,你不能单纯地认为那就是人生的不幸。
我们年轻的时候,总是对爱情充满不切合实际的幻想,但人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爱情,即使是过去爱情有过缺憾,也应该用心去经营和珍惜现在。重要的是,一生能有一个真心爱你的老伴一路上风雨无阻地陪伴着你,携手走到人生的尽头。对老伴不要期望过高,你老了,她也老了,照顾得好,要高兴要感谢;不到之处,不去挑剔,能自己做的事自己动手,拾遗补缺,不要过分依赖,更不要生气和抱怨。
我们年轻的时候,总爱争强好胜,和人相处,缺少理解和宽容,甚至与人产生了误解。其实到了60岁回头一看,觉得很幼稚可笑。以宽容的态度友善地对待他人,又有什么误解不能消除呢?
我们年轻的时候,往往只注重工作,不爱惜身体。其实,人的身体往往都是在年轻时过于劳累、透支搞坏的,人到暮年疾病缠身,后悔也晚了。虽然我不是这样,但我患的是世界罕见病,每天都在痛苦中生活,曾有过恐惧、纠结,甚至焦虑,好在有亲人的陪伴。这种病医学界至今都无法攻克,我也只能坦然面对。
我们年轻的时候,总觉得养儿防老,把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,到了60岁才知道养老更多的还是靠自己,靠与老伴相互关照、相依为命。不要满怀焦灼地期待儿女常回家看看,儿女们有各自的生活和事业,他们像永不停歇的陀螺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钟表一样。将来他们也会上有老下有小,
“老”是“夕阳”,“小”是“朝阳”。
“朝阳”总比“夕阳”更令人关注和憧憬,这是人类繁衍生息的法则,是规律,谁也不能违背。
我深知,年轻人永远比老年人忙,年轻人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。
对儿女不要期望过高,更不可苛求。不要把让儿女为自己养老规划在意愿之内。孩子们孝敬更好,但自己一定要有打算。
我们大半辈子为工作、为家庭而忙碌,活得很累。到了60岁,会突然发现,人生其实很短暂,老天留给自己的时间在慢慢流逝,要抓紧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要高高兴兴快快乐乐为自己好好活一把,且活且珍惜。
我们这一代人大多出身清贫,都有勤劳节俭的好习惯。但人到60岁,我很想的开,虽然我不富有,但不把金钱看得太重,钱是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如果有条件要乐于助人,如果花钱能买到健康和快乐也值得。
我们年轻的时候,总是把自己的分量看得太重。但到了60岁,我才逐渐明白,自己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,好像大海中的一滴水,非常渺小。地球离了你照样旋转,社会离了你照样向前发展。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: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我们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认可,到最后才知道,世
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
到了60岁,和社会接触越来越少,熟人朋友越来越少,你会感到越来越孤独和寂寞,要学会在漫长孤寂的黑夜里为自己点燃一盏希望之灯,要学会在孤独和寂寞中生活。人生,夫妻也好,母女父子也罢,不管是怎样的水乳交融、心心相系,每个人都是生命的独立个体,因此,要学会在孤独的时候给自己安慰,在寂寞的时候给自己温暖。
到了60岁,才会真正体会到淡淡的生活很纯,淡淡的友情很真,淡淡的微笑很醇,淡淡的孤独很美,平平淡淡才是真,孤寂宁静心亦醉。
自己尽量保持一颗宁静的心,少些期盼、多些宽容,好坏不惊、去留无碍,微笑生活,善待60岁后的自己。
到了60岁,力不从心,疾病缠身,自己常常会不可避免地想到死亡。其实,死亡并不可怕,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,我们应当坦然面对。
对一个人来说,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。不论你是荣华富贵,还是穷困潦倒,生命的起点与终点不过咫尺之间。有道是人生苦短,转眼就是百年。
我知道,我患的是脊髓延髓肌萎缩症,一个世界罕见病,所谓罕见病,是因为现代医学暂时还拿它束手无策。
医生的人道主义救治,本意是在延续人的肉体生命,其实无异于延长人的双重痛苦。我虽然姓贾名“勇”,但其实并没那么勇敢,有可能经不起病痛的折磨。当病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我不想辛苦地挣扎,到头来再丧失做人的起码尊严,缠绵病榻,身上插满各种管子。在临终时不做无谓的抢救,只做减少痛苦的治疗。
我不想家人为我的生不能、死不得而悲伤难过;我甚至还有一种或许自私的想法,就是不想以肉体的痛苦成全儿女的孝道和医生的人道。
病长在我身上,痛苦是自己的,而那些外在的道德评价要以一个病人的痛苦作条件,是不是显得有些残酷那?
只要一生堂堂正正做人,问心无愧,就应该勇敢地接受死亡,微笑着闭上双眼无憾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我很羡慕有些国家立法,容许安乐死。





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
标签:

手机网页 1 楼 | 03-08 | 回复
7 +1
湖北宜昌44 游侠阿甘 閑雲㙒鶴 森林 阿憨 江苏_勿忘我
分享到

因为开学这一个来月杂事多,很久没有登录网站了。认真拜读完老哥的随笔,心中充满钦敬和感动......人说四十不惑,我四十有二,仍然觉得有很多疑惑之处;但读罢您的心声,才发现您是真正活明白了,活通透了。向您学习!请接受我迟到的祝福:生日快乐,天天开心!

2 楼 | 03-22 |回复
水手长 水手长
普通成员
613 1 7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我的故事

只看楼主